先说结论:中国给的。

然后再说原因推断:

自满清政府在19世纪中后期将香港领土分别割让及租借给英国,直至上个世纪80年代初,英国对香港的管制就一直沿用独裁统治。

那么有独立的法制么?也没有,香港没有独立的立法权。依据是两部皇室法条:1843年4月,英国向其任命的香港总督先后颁发了《英王制诰》和《王室训令》。文件中规定:香港总督是英女王派驻香港的代表,是香港的首长,下设行政局、立法局协助他工作,总督又分别担任立法局主席和行政局主席,两局委员也由他委任,这说明总督的权力非常大,但最终的权力要集中于英国伦敦。其次香港制定的法律不能违反英国政府的训令,英王对香港制定的法律有否决权( 来源于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邹平学常务副主任)。

再看看28任港督,个个都是指派的白人,港人治港没有吧(如下图):

实际上,英国在香港——同在其他殖民地一样——曾实施种族歧视政策,禁止华人(做仆人除外)进入某些机构和住宅区。近至1904年,殖民政府还通过条例,禁止华人住在太平山山顶区,因为那里是专属白人的。类似法令经常通过,直到二战日本占领香港后才被取消。

再看看1987年的第27任港督卫奕信就职宣誓词:
卫奕信:我——戴维.克莱夫.卫奕信,宣誓效忠和敬仰伊丽莎白二世女王陛下,及其合法继嗣人,愿主佑我。

只字未提港人利益。这不重要,我们可以当英国人的治理能力强,对自己的管理制度很自信。从时间节点来看,港英政府的集权统治状况可是一直维持到中英关于收回香港的谈判前后,谈判的过程非常漫长、激烈且波折,谈判结果达成是在1984年,而当接受回归大局已定的时候,也就是谈判达成前两年——1982年,港英政府突然成立了18个有民选议席及具备咨询功能的区议会,并在1985年将各区议会民选议员人数增加至整体的三分之二,明确主席也由选举产生 。1991年以前就一个直选的都没有,1991年之后才开始有。港英当局当时要大幅度提高直选和变相直选的比例,目的还是有所图。如果英方是为了推动香港的民主化进程的话,那么他在和中方的谅解当中,它就应该把这个体现出来,而不是操作的时候偷梁换柱。

政策原因分析: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在她的自传《唐宁街岁月》中的一段话更是毋庸置疑的证明了这一点,在谈到1982年9月与邓小平的会谈没有进展时她写到:鉴于会谈没有进展,我们现在应该发展香港的民主建制,使香港实现独立或自治,就像我们在新加坡那样。

那么何必突然大改为民主法制政策呢,这不免让人使用阴谋论吧。这个影响有两个:一个是让民众内心虚荣被民主的高贵所充斥膨胀,让自由演说更容易煽动民心。另一个是让中央对地方的活动管控权大幅削弱,更方便安插间谍和在幕后组织政治活动,事实也证明香港在冷战期间演变成为世界三大情报中心(三大情报中心:柏林、香港、伊斯坦布尔,结论取自新加坡联合早报)。

那么,结论很明显,如果不是英美干涉(理性分析,这是国家利益,无关对错),反中又是为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