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年前 (2015-05-01)  有观点 |   抢沙发  9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作为中东世界的重要一极,沙特的政治变动强烈影响着地区政治走向。随着沙特新国王萨勒曼在今年年初上任,沙特国内也发生了一系列的政治人事变动。就在4月29日,沙特国王萨勒曼宣布废除穆克林的王储以及副首相职务,并指定纳伊夫王子为新王储。随后萨勒曼又任命其子穆罕默德为副王储,在王位继承上居王储纳耶夫之后。

王晋:沙特“王三代”时代的到来

55岁的新王储,穆罕默德•本•纳伊夫

罕有的人事变动

此次人事变动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实在是沙特历史上罕有的巨大人事变动。作为沙特国王继承的一个程序安排,沙特王储和副王储一直是沙特王位重要的继承序列。在历史上,沙特王位的继承顺序绝少发生变化,尤其是近几十年以来,沙特王室继承相对稳固。除了前国王阿卜杜拉的几个王储在2010-2013年间先后病逝,不得已更换王储和副王储人选之外,王储人选一般都意味着“板上钉钉”的下一任国王。

沙特国内各个王室成员,其身份背景即“娘家势力”,往往对于各个王子的未来政治前途具有较大的影响力。此任被替换下的王储穆克林,是沙特开国君主伊本·沙特的儿子,算是现任国王萨勒曼的兄弟。然而与其他的兄弟不同,穆克林的家庭背景并不煊赫,其母亲来自也门,是老国王伊本·沙特的第十八个妃子。当年伊本·沙特之所以娶穆克林的母亲,就是为了在停止沙特-也门王室边界战争后,通过联姻来示好。所以尽管穆克林出生在沙特,而且从小同也门国内的政治派别就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其独特的身世背景也就决定了其在未来政治斗争中较为弱势的地位。

现任国王萨勒曼就来自于沙特境内著名“苏德里家族”。“苏德里家族”意指沙特开国君主伊本·沙特宠妃苏德里所生的七个儿子,分别是法赫德、苏尔坦、拉赫曼、纳耶夫、图尔基、萨勒曼和阿赫马德七兄弟。其中法赫德和萨勒曼先后担任了沙特国王,而苏尔坦和纳耶夫则先后担任了沙特王储,不过因病辞世。图尔基和拉赫曼都曾经在内政部和国防部任职,然而都较早的离开了政治中心,选择自我放逐。阿赫马德曾经是王储的有力竞争者,在2012年曾经担任刚刚辞世的纳耶夫王储兼任的内政部长职务。不过阿赫马德最终因为内政部内部的人事斗争所拖累,在王储竞争中被萨勒曼所击败。当前“苏德里家族”在沙特王室中仍然具有重要地位,萨勒曼国王在即位后,便任命“苏德里家族”第三代领导人纳耶夫为新的副王储。而此番将纳耶夫提升为“王储”,似乎是希望能够将王权继续留在“苏德里家族”中。

在沙特历史上,沙特王储被“撸”极其少见。沙特早年间在20世纪50-60年代,曾经爆发过沙特国王和王储之间的激烈冲突,当时的萨乌德国王和费萨尔王储因为权力斗争而最后刀兵相见。不过随着萨乌德国王的失败和费萨尔王储最终掌握权力并成为国王,沙特在60年代以来再也没有出现过王储被废的事件。因此此次王储被废除,实在是“百年一遇”的奇特政治现象。

除了沙特王储变动之外,沙特外长也发生了人事变动。沙特外长费萨尔被解职,由沙特驻美国大使祖贝尔接任。祖贝尔可能并不为中国人所熟知,但是在美国国内确是一位具有相当影响力的人物。祖贝尔在美国读完了本科和硕士,后来长期在沙特驻美国使馆工作,并且还获得了美国的“荣誉博士”头衔。祖贝尔为人和善,积极主动,在美国政商军界都有非常好的人缘。2001年“911事件”发生之后,沙特在美国的公众形象岌岌可危,祖贝尔就在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游走美国各界,发表了不计其数的演讲,参与了不计其数的讨论会和见面会,宣扬沙特的正面形象,稳定美国国内民众对于沙特的友好印象。也正因为如此,祖贝尔在美国国内有着较高的影响力,并在2002年12月被美国《时代》杂志评为“本周人物”,可见其影响力巨大。

祖贝尔除了在美国国内“风生水起”之外,在沙特国内也受到了历任国王的宠信。其曾经参与了“海湾战争”“马德里和谈”等诸多重大外交事件,能力有目共睹。前任国王阿卜杜拉就将祖贝尔列为自己的“政策顾问”,并且代表沙特同美国缔结了诸多合作协议。作为一个外交方面的“技术官僚”,祖贝尔极少就沙特国内的政治敏感议题发表看法,而更多的是积极主动的展示自己的能力,因此获得萨勒曼国王的赏识,代替年迈体衰的费萨尔担任国王,也就不足为奇了。

崭露头角的第三代王室

沙特国内的政治变动,尽管较为剧烈,但是从当前国内政治格局来看,原王储穆克林早已被架空,而外长费萨尔则因身体状况而早早的请辞,因此并不影响沙特国内未来的政治稳定。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新提拔的沙特副王储,还是新当选的沙特外长,都是“60后”政治人物,这也意味着沙特“第三代”政治人物时代即将到来。

此次提拔为副王储的默罕默德王子,是沙特政坛中近些年涌现出来的新星。作为萨勒曼国王十分宠爱的一个儿子,默罕默德王子的政治轨迹与萨勒曼国王密切相关。默罕默德王子出生于1985年,今年刚刚“三十而立”的他早年间一直远离政治,安心的过着自己舒适的“小日子”。然而谁也想不到,就是这个当时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日后会成为沙特政治舞台的一个中心。2009年默罕默德进入政坛,开始担任时任利雅得省省长萨勒曼的“特别顾问”,从此默罕默德一路高歌猛进,成为了沙特国内政治舞台的一匹黑马。

随着2012年萨勒曼成为“副王储”,默罕默德王子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副王储顾问”。萨勒曼还专门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基金,默罕默德成为了基金会的领导人。而随着萨勒曼成为了“王储”,2014年默罕默德也被正式任命为“国家部长”,成为了沙特国内掌握实权的年轻政治家。

2015年年初,萨勒曼继承沙特王位之后,开始进行一系列的政治人选调整。年轻的默罕默德王子被萨勒曼任命为新任国防部长。随后默罕默德一下子成为了沙特政治舞台的核心人物之一,不久就又被任命为新成立的“经济和发展事务委员会”主席,协调沙特国内的经济政策。一手抓军事,一手抓建设,默罕默德在沙特国内几乎成为了仅次于国王萨勒曼的最大“红人”。

默罕默德的形象在2015年3月末开始的沙特打击也门的军事行动中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作为国防部长,默罕默德频频出现在军事作战高层会议、部队一线和媒体头条,因此不少分析和舆论甚至认为沙特国王萨勒曼有意挑起“攻打也门”,旨在藉此提升默罕默德在沙特国内的声望,为其下一步成为王位候选人积攒人脉和舆论。果然在一个月后,默罕默德成功的“华丽转身”,由部长升任“副王储”。与此同时,默罕默德仍然保留自己的国防部长和“经济与发展事务委员会”主席职务,可谓位高权重,年轻有为。

沙特国内近些年来一个重要的政治议题,就是沙特王室的“第三代”涉政的问题。尽管沙特开国君主伊本·沙特拥有众多的兄弟,但是在其50年代去世后沙特国内政权长期由沙特第二代王室成员,即伊本·沙特的儿子们掌控。然而随着时代的变化,尤其是进入到90年代以来,一方面一些年长的第三代王室成员逐渐在沙特政治舞台站稳了脚跟,开始希望获得更大的权力;另一方面沙特第二代王室成员逐渐衰老,不少国王、王储和副王储由于身体欠佳甚至无法执政,因此沙特国内一直有呼声尽早将权力移交给沙特的第三代王室。

2014年年底阿卜杜拉国王辞世,以及新国王萨勒曼的上任,让人们看到了沙特第三代王室成员“崛起”的信号:第三代王室的代表人物纳耶夫王子被正式任命为沙特副王储。纳耶夫是2012年离世的前任王储、沙特王室第二代成员老纳耶夫的儿子。相较于“第二代”王室成员,纳耶夫的身世更多的和美国相关。纳耶夫本人早年曾经留学美国,毕业后曾经在美国联邦调查局实习和工作多年,随后前往英国接受反恐训练。在90年代回到沙特之后,纳耶夫先后历任内政部副部长,内政部部长等职务,并且在2014年成为了沙特情报机构的负责人。

然而尽管各方对于纳耶夫担任“副王储”寄予厚望,但是穆克林这位“最年轻的第二代王室成员”仍然将可能放慢沙特第三代王室攫取权力的节奏。穆克林早年曾经留学英国军校,在回国后成为了沙特皇家空军的负责人;随后穆克林在沙特的哈伊勒省担任省长多年历练政治才能;05年起穆克林成为了沙特情报机构的负责人,直至13年穆克林被任命为沙特王室的王储,并且逐渐开始出现在沙特王室的重大决策中。论能力,穆克林绝对具有安邦定国的才能,论年纪,穆克林相对年轻,身体状况也很好。因此如果穆克林顺利继任下一任国王,那么沙特“第三代王室”拿到权力接力棒,很可能要再向后推十年。

此次萨勒曼国王将穆克林的王储职务剥夺,而进一步提升纳耶夫为王储,默罕默德为副王储,意味着“第三代王室”成员执掌权力已经扫去了最后的阻碍,最终结果权力的交接棒也进入了最后的倒计时。

萨勒曼继任沙特国王以来,其人事变动呈现出两个重要的特点。一方面是提升自己“苏德里家族”尤其是自己子嗣在沙特国内政治中的影响力,无论2015年年初的人事变动,还是这次王储人事变动,都显示出萨勒曼国王希望加强自己家族影响力的努力;另一方面是为“第三代王室成员”擢升扫清障碍,这既是提升自己家族在沙特王室内部影响力的重要途径,也是顺应沙特时代发展的 应时之举。可以说,沙特此次王位继承人员的变动影响巨大,也为人们窥探沙特王室未来政治变动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突破口。

 

除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火星博客原创,本文地址http://www.fromars.com/9168.html

就爱翻翻墙,寻找些新奇好玩的。 如果对建站有兴趣也欢迎加我微信:fromarss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