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年前 (2015-04-28)  有观点 |   抢沙发  8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北京方面在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简称亚投行)问题上让华盛顿蒙羞,可能使2015年成为全球经济权力平衡显著倒向中国的时刻而被载入史册。

但现实是,全球经济秩序的结构变化很少引起普通人的注意。而全球旅游秩序的结构变化却并非如此:我们都关心如今哪些人在成群结队地游览金字塔或卢浮宫。中国推动自己的民众排队购买百老汇(Broadway)门票的能力,远比其在亚洲基础设施融资方面发号施令的能力更令我们大多数人担忧。

而奇怪的是,北京方面对此却是最为关心的。内地游客是中国全球软实力攻势的一个重要部分;如果他们在国外丢脸,那国家形象也会受损。因此,中国政府已经采取措施,旨在促使内地游客规范自己的旅游行为。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访问马尔代夫时说:“要教育我们的公民到海外旅游讲文明。矿泉水瓶子不要乱扔,不要去破坏人家的珊瑚礁。”

当然,只是到了近期,人们才不得不担心中国人的矿泉水瓶。直到世纪之交,普通中国公民出境旅游仍然受到严格限制。自那以后,出国旅游增长了10倍,使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国际旅行消费国。去年,中国出境游总计达1.17亿人次。

随着出境人数的增多,有关不文明行为的媒体报道也多了起来。仅在过去几个月,中文报纸就报道了:内地游客用开水烫伤了一位亚洲航空(AirAsia)的空姐,起因是针对座位分配以及他们是否要为泡方便面的开水付费发生争执;四名中年妇女因恼于小孩哭闹而在飞行途中大打出手;几名女性乘客之间爆发了一场撕扯头发的互殴,起因是一个历来非常伤脑筋的问题,即文明人应该被允许将座椅靠背向后倾斜到何种程度;以及多个反复上演的场景——旅客为了“呼吸新鲜空气”而强行打开飞机的紧急逃生舱门。

还有旅客坚持行使逃脱安检这一不可剥夺的权利。而在北京方面看来,最糟糕的旅游新闻头条是2013年一名中国少年在卢克索神庙的涂鸦事件:一个本应通晓事理的古老文明对另一个古老文明的侮辱。

中国旅游研究院(China Tourism Academy)院长戴斌指出,“航班无名火”并不仅限于中国人。而且,由于中国有更多游客,在航班上自然就会发生更多不愉快。中国的出境游仍处于起步阶段。改变需要时间。

中国政府的一项新要求是:具有一定规模(未明确)的旅游团要包括一名“综合素质好的游客”来督导其他成员的行为。一则官方评论称,“文明督导员必须掌握一些理论来劝导其他游客”,而且“要有勇气指出其他人出现的不文明行为,并帮助他们改正(那些行为)”。对此,我们只能说,祝好运。

北京方面的管制手段可能是全世界最严格的,但普通中国民众似乎非常不善于服从命令。他们从未停止让我感到惊讶,例如,在中国有多少假装失聪的飞机乘客?他们能够听到有什么吃的可选,却听不到关闭手机或是抬高自己座椅靠背的指令。有一份报纸认为,彼此熟识的游客可能会服从文明督导员,而对于那些互不相识的游客,可能需要给他们提供旅游折扣以鼓励他们举止得体。

这一定足以让一位独裁者痛哭:如果你无法阻止中年妇女在经济舱里相互撕扯对方的头发,那威权主义还有什么意义呢?不过,作为曾是世界上最不受欢迎的旅游“王朝”——丑陋美国人的美国——的公民,我想说:不论在亚投行还是在洲际事务中,要习惯成为重量级人物都需要时间。但没人比中国人学得更快:他们会马上将手伸向垃圾回收箱,并为保护珊瑚礁而展开激战。

译者/陈隆祥

 

除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火星博客原创,本文地址http://www.fromars.com/8866.html

就爱翻翻墙,寻找些新奇好玩的。 如果对建站有兴趣也欢迎加我微信:fromarss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