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年前 (2015-05-10)  有观点 |   抢沙发  13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当民间愤怒的目光还盯在东北那个一不小心可能被说成安庆的县城,官媒已经齐刷刷将仰视的眼光投向了遥远的莫斯科。根据报道,今天(5月9日)下午3点,俄罗斯庆祝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仪式在红场进行。中国国家主席作为俄方邀请的最重要客人和普京一道出现在检阅台上,同时,解放军三军仪仗队也亮相红场阅兵,并高唱苏联名曲《喀秋莎》。此前作为预热,两国已分别向对方老兵颁发了纪念奖章,老兵代表、俄军前副总参谋长加利耶夫在发言中更是以“曾经结识习仲勋”来和中国套近乎。

官方< | 切换 | >解析

 

在官方的历史叙事中,苏俄往往是作为战胜者和解放者的形象出现,但教科书没有告诉我们的是,当初苏联出兵中国东北其实是“违法”的,由于看到美国在对日作战中进展神速,担心自己失去战后东亚的主导权,故而在国民政府尚未批准的情况下,便违反国际法,擅自进入中国领土展开军事行动;至于苏军当年在东北、在东欧奸淫掳掠、烧杀抢夺的暴行和罪证,很长一段时间内更是被官方刻意隐瞒和选择性遗忘,直到一些港台书籍流入后才慢慢为内地的人们所知。

甚至许多人都不知道,《喀秋莎》这首苏联的“爱国主义歌曲”对于中国来说,本身就隐藏着一段屈辱的历史。资料显示,《喀秋莎》的写作背景是1939年发生在伪满洲国和蒙古国边界的诺门坎战役,而所谓蒙古国不正是在苏联人的操控下才从中国的版图里独立出去的嘛?更令人发指的是,1941年4月13日,正当全体中华儿女浴血抗击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之时,苏联却与日本签订了有损中国利益的《苏日中立条约》,双方承诺“互不侵犯满洲与外蒙”,。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善于背后捅刀子的国家,后来竟成了“对中国抗战提供了大量无私帮助”的恩公,可笑乎?可耻乎?

今年是二战结束70周年,对于中国人来说,这自然是一个值得大力纪念的年份。但如果我们站在世界史的角度回望,那么有必要认识到,二战的终结并没有带来全人类的解放。对于东欧诸国的人民来说,苏联人带给他们的不是自由,是比纳粹德国更深重、更漫长的奴役;而在中国,它不过是另一场更大灾难前短暂的回光返照罢了,而所有这一切,无一不是拜俄罗斯所赐。所以,无论在任何场合,我从不掩饰自己对于北极熊深深的厌恶之情,甚至我一直觉得,俄罗斯只有进行“二次民主化”和再分裂,世界和平才能成为现实。

今天中国的网络上,一些五毛总喜欢给别人“找爹”。我虽然从不认为自己有需要去找个外国老爸当靠山,但如果有人实在“五行缺爹”,我还是建议他千万别认贼作父,去当黄俄。以前有种说法,“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但其实,马克思主义是虚,列宁主义才是实,而所谓列宁主义,通俗地讲就是奴隶社会主义。至于它带给我们的灾难,无需多说,反正大家都看到了。反倒是英美国家曾经殖民过的地方,如今大多经济发达,法治健全,当然这种说法有决定论、宿命论的问题,但如果我们将英国替换成先进制度,似乎就能说得通了,而这恰恰是俄爹自己都没有的东西。

经常有人纳罕:为什么苏联解体已逾二十年,游行时还会有人举斯大林的画像?为什么文革结束已近四十年,还有人在替它招魂?在我看来,这不是一个有没有道德,良心是否坏了的问题,甚至也无关个人的智商,它更多的是对人们勇气的拷问——有没有勇气直面自己的过去,跳出“楚门的世界”?要知道,对于许多人来说,可能一辈子(至少是整个青春时代)是在由谎言和极权编织的苏俄式体制下度过,否定苏联、否认文革等于是在否定他们一生的存在价值,这显然不是每个人的心理都能够承受得了的。

还好,时间是最公正的审判官。唐代的李世民尚且无法掩盖“玄武门之变”的真相,今天还有谁能够让历史永远按照他们的范式书写?站在文明的角度上,让老龄化来得更猛些,40后、50后的“黄俄”和“文革余孽”死的更早些,未必是什么坏事。

 

除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火星博客原创,本文地址http://www.fromars.com/10111.html

就爱翻翻墙,寻找些新奇好玩的。 如果对建站有兴趣也欢迎加我微信:fromarss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